白虬

【下拉】
主混欧美圈,aph
超级大杂食,只雷盾冬,冬盾也是。
古典音乐爱好者,物理狂魔
不正经咸鱼文手一条。
熟了叫咱白老板。不要叫球球←_←

【短篇】无梦症(一发完)

碎碎念:斯莉处女文,不知道自己对于斯莉理解对不对,总之有不足请多多指正,但求轻拍。斯莉百度贴吧发了,求支持。
正文:
        睡觉是一件幸福又危险的事,据统计,有百分之十的脑梗发生在睡梦中;睡觉是一件幸福的事,很多时候,任你有多大烦恼,睡一觉就能解决。
        这一切对于男孩西弗勒斯斯内普来说,屁都不是。因为西弗勒斯不会做梦,入梦后就类似失去意识,看不见也听不见,更别提闻到或者尝到味道。西弗勒斯身边没人知道这件事,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身边根本没有人在意这种事。因此如果你从生下来就缺少一样东西,而且这对你日常生活没什么影响,那么你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便。
        自然所有事都止步与西弗勒斯遇见莉莉伊万斯。对于十岁半的西弗勒斯来说,他的人生分成两个阶段,遇见莉莉前和遇见莉莉后。这前后差别之大简直赶超你初中同学如花整容成范冰冰的前后差别。在遇见莉莉后西弗勒斯的日常就是找莉莉,然后感叹天怎么这么蓝,草怎么这么青葱,连路边土狗都是如此可爱。
        而在莉莉跑过来告诉他自己晚上做的关于霍格沃兹的梦时,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就从未如此惊慌失措过,他不知道如何去回应莉莉。待他渐渐冷静下来后,他决定告诉莉莉关于自己不会做梦的事。
        “莉莉。”他镇静到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不会做梦,一生下来就不会。”西弗勒斯以为自己会对莉莉坦白地结结巴巴,但他的话却说得如同话语本身自动从他心里流出来一样。
        “诶,”莉莉很吃惊,但完全没有怀疑他,“真遗憾呐,西弗,做梦可是一件很好的事。”少年西弗勒斯斯内普对此深信不疑,他相信做梦是一件如莉莉一样美好的事。“所以呢,我一定会找办法让你做梦的。”莉莉眉眼弯弯,整个夏天的阳光仿佛都融化在里面。
        随着俩孩子越玩越好,西弗勒斯发现自己居然偶尔在梦中可以听见微弱的声音,是莉莉的笑声。在经过忐忑不安每天都担心那声音会消失的一个月后,西弗勒斯告诉了莉莉这件事。当时他们已经入学,可斯莱特林的宿舍完全没有莉莉想象的那么阳光,整天都暗不溜湫的。或许莉莉那边会好一些,他这么想。
        事实上霍格沃兹城堡的整体都偏暗,除了外边那魁地奇球场。
        西弗勒斯不喜欢这项运动,他可以很正大光明地承认自己就是不喜欢詹姆斯波特,就是这小子让西弗勒斯与莉莉完全决裂的(更别提最后他还泡到了莉莉),当时西弗勒斯可难过了好一阵子,毕竟一开始莉莉真的为自己可以在梦里能听见声音了而高兴。
        于是十五岁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又度过了几个年头的无梦夜晚,在那一个另西弗勒斯刻骨铭心的日子:1981年10月31日,从一个莉莉死亡的梦境中惊醒的西弗勒斯马不停蹄地赶往戈德里克山谷,之后每一个夜晚西弗勒斯都会做梦,梦里都有莉莉。
        莉莉伊万斯绝不食言,说两人各走各的路就没再回头;说一定让西弗勒斯每天都能做梦就让他每一个晚上都能梦见她。
        做梦是一件美好的事,如莉莉一般美好。
        西弗勒斯直到脖子上被扎了两个洞,半死不活地躺在尖叫棚屋的地板上都坚信不疑。他眼看那个姓波特却拥有一双莉莉的绿眼睛的男孩笨手笨脚地妄图堵住他流血的脖子,这个男孩全身上下都是那么像那个令人讨厌的詹姆斯波特,可在西弗勒斯多年以来终于可以直视那对绿眼睛时,他试图从那后面看见名为“莉莉伊万斯”的温柔又坚韧的灵魂。
        当然他并未成功,他不是一个圣人。
        谁在乎这些?只要莉莉那一份就够了。但西弗勒斯仍然是献给男孩他发烫的银白色记忆。随后进入一个悠长安宁的梦境,之中有淡淡百合馨香与微笑的莉莉。
        足够了。
        让时间回到西弗勒斯第一次遇见莉莉的那一个夏日。从那一刻起直至永恒,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一切都交给莉莉伊万斯,无论真实与虚幻,现实与梦境。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