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虬

【下拉】
主混欧美圈,aph
超级大杂食,只雷盾冬,冬盾也是。
古典音乐爱好者,物理狂魔
不正经咸鱼文手一条。
熟了叫咱白老板。不要叫球球←_←

Иван(露中|菊耀)

*黑暗怪谈风,有角色死亡,be预警*

*这个是你们神经病加不写怪力乱神不舒心的作者*

*Иван是俄语伊万,ivan是英语……(好吧你们大约都知道)*

“……有人知道‘ivan ’吗?
    我在一家幼儿园工作。最近这里发生了有人把小动物串在铁栅栏上的事件,刚开始只是昆虫,后来发展到鼹鼠,现前几天已经是兔子了。
    开始大家觉得可能是鸟串的也说不定,而且附近也时常有小学生跑过来玩,也不能肯定是谁做的。直到我们问了一个那天早来的园童。他告诉我们:是ivan做的。但问他ivan是谁,他却说不清楚,只是说大家都知道的。之后我们问了其他园童,都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但是问其他的教师或者职工,大家都对此一无所知。
    最后有一位教师说她知道有个孩子画过‘ivan’。那是很诡异一幅画,满目的红色,有一个高大的‘人影’……”
    王耀对这些叙述有些不耐烦,他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所以有人知道关于ta(ivan)的事吗?请务必告诉我!”
    王耀关上页面,丢下手机,点了一根烟,“居然跑道那种地方去做那种事……”他狠狠吸了一口烟,橘黄色立刻吞噬掉半根烟,“……Иван!?”他猜想自己应该用了很大的音量,因为房子那头厨房里做饭的本田菊说:“怎么了吗,耀君?”王耀并没有回答他。
    搬来和本田菊同居是在今年三月份,现在看起来颇有些一时脑热的感觉,就连最开始答应和他交往现在看来也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本田这样的男人?只是一时被冲昏头脑,还是说自己其实根本不在意到底是谁和自己拥抱亲吻甚至做到最后一步(不过本田那方面功夫确实挺好的)。
    把房间里唯一的暖色掐灭在烟灰缸里后,王耀面对打开的、没写一个字的文档发呆。
    他是个卖字的,靠利用文字冲击文字那一头的读者而谋生。王耀写的都是那种把寒意揉进字里行间,刺激人们大脑分泌多巴胺的所谓不入流的文字。但可以这么说,他天生对于玩弄这种文字极其有天赋,无论是让血腥味弥漫在你身边还是让黑暗在你手臂上蠕动都易如反掌。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是一种艺术了。恐怖就这么在他笔下肆意生长,灵感枯竭也完全和他不搭边。
    但现在他就是写不出来,他的心思完全被另外一个身影占据,Иван、ivan或者其他什么都好,反正就是那个东西,不会搞错的,就是……
    “……Иван吗?”王耀口齿不清地说道。“恩,以后小耀就这么叫我吧。”童声轻快地说道。和和身影不成正比的高大身影摸了摸他的头。“……讨厌啦,怎么一个两个都摸我头?”“因为小耀可爱嘛、对了,上回讲过的a君……”“他啊,烦死啦不要提他……最好统统给我去死啦。”“欸,小耀有那么讨厌他们吗?”“对啊,把我看成神经病的人都是那么讨厌。”
    王耀有病,这是周围大人告诫他们小孩的话。“可千万不要和他来往啊!”因为这句话王耀的整个童年都在离家不出十米的范围内活动,唯一的玩伴是那个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来的Иван,他曾经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Иван,但他发现别的同学的课本或者笔记本上都没有一个Иван的时候,王耀有些残忍的想“或许我真的有病”,但依然很正常地与Иван来往。
    说句实话。王耀其实没觉得自己有多少喜欢Иван,只是觉得既然已经来往了,那不如任其发展。他对于未来整的不抱有什么特殊的希望,都只是任其发展而已,就好像虽然身体是少年,但灵魂已经是活了很久很久的无趣的老人了。他也从未考虑过继续这么下去会有什么样子的后果。
    他第一次害怕,是在看到同学a君在他眼前从楼梯上摔下去,咕嘟咕嘟从三楼一直滚下去滚下去,最后停下来时王耀已经忘记尖叫了。
    “多好看啊,红色。”Иван指着A君说。
    “多好看啊,红色。”Иван指着整条烧起来的街说,“既然小耀不喜欢,那就都烧掉好了……”
     因此王耀开始逃了,逃开Иван,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Иван。
     他抽烟喝酒都是这时候学会的,然而这些都没有用,当他发现自己在书写时不会被困扰的时候,他几乎狂喜。
     所以现在连这一片净土都不放过吗……没办法了,“那恐怕就只剩下这一种方法了。”
     王耀看着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宣示着“我是个好男人”的本田菊,很轻松地说道,“来做吧,本田。”
     人类麻痹自己的方式很多啊,比如烟酒,比如想象,比如性。每一件都是极乐,同时也是极苦。王耀虽然拿捏不准自己对本田菊的感情,可他清楚地知道,要逃开Иван,本田菊绝对可以帮他很多。
    被刺激出来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房间里只有剧烈的喘息声和丝丝缕缕没有掩饰好的呻|吟声。眼前的颜色在不断地变化着,红、红色……红色!
    突然一切都消失了,王耀感觉到自己在被抽离自这个世界的同时,每个感官都被填满了。泪水流出来,划过脸颊的线条,最终在下巴处化为一点冰凉。
    小耀,你知道吗?Иван为你除之所以掉你讨厌的一切,是因为Иван也同时在讨厌者你讨厌的一切,但Иван也是有自己讨厌的东西的呢……你知道吗,小耀?Иван一直在看着你,今天你实在是太不乖了……对了、我有没有说过你这样子,很美……
    “可如果我说,我讨厌你呢?还有我自己。”他抚摸着掌心下的黑发,这么说道。
fin.

感觉自己吃屎了的同志我对不起你们!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文中部分内容灵感来自怪谈《hisaruki》和短片《Arita》。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