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虬

【下拉】
主混欧美圈,aph
超级大杂食,只雷盾冬,冬盾也是。
古典音乐爱好者,物理狂魔
不正经咸鱼文手一条。
熟了叫咱白老板。不要叫球球←_←

猫(露中)

*普通人设,微黑暗慎入*
伊万发觉自己养的小猫不对劲时,他捡到小猫的一个月后。
他和王耀分手的一个月后。
伊万时常感觉王耀就像猫一样,这时常是在王耀刚刚睡醒,但却不怎么想要起床的时候。那种由心底产生的不由自主的保护欲,才使伊万在路边看见那只与王耀眼神相似的小猫之后毫不犹豫地把小猫抱回了家。
小猫刚刚抱回家的时候淋了雨,毛贴成一片,可怜巴巴的。纵使后来又健康起来,会跑会跳,耐摔耐打,小猫那如同一朵云一般小而柔软的形象已经植根在伊万内心。在他心中小猫永远是需要他保护的。
说来也是奇怪,小猫仿佛注定是要被伊万收养的那样。小猫对于其他陌生人的刺激非常敏感,唯独不介意伊万的触摸,愿意大大方方的躺下来让伊万摸它的脖子。伊万看着他的眼睛,就好像是王耀在用他那双饱含热情的眼睛看着伊万。因此有一次伊万抚摸小猫时,他懊丧地发现自己喊出来的是:
“小耀。”
当伊万反应过来后,他已经推开了小猫,站在起居室大开的窗子前吹冷风。而小猫站在一旁,爪子轻轻挠着地板并用责备的眼神看他。
伊万从嗓子眼里咕哝了一下,走向小猫,蹲下去抚摸了小猫一下。
又一下,“对不起。”
“对不起。”他说。
小猫很快原谅了伊万,于是他们又在一起平静地度过了三天。
那天伊万结束短途出差回到家后发现小猫站在地板上,全身上下都绷得紧紧的,一动不动的盯着厨房的玻璃门。伊万看到小猫的异样后,才觉察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臭的味道。这段时间他的五感都仿佛在慢慢退化。
冰箱坏了。
地板上积起了一小塘赤褐色的湖水。伊万清理掉那一小谭水并买来一些冰块放到冰箱里。暂时,伊万还不想要丢掉冰箱里的东西或者让别人闯入他和小猫的空间。
房子的厨房一直很闷热,买回来的冰块很快就化光了。于是地板上很快便积起与前几天一模一样的湖水,但这回伊万懒得收拾。
直到小猫喝了水。
他感觉到了恐慌,很快地穿过连接起居室与厨房的一小段空间,跑向小猫。在中途伊万与小猫隔着玻璃门对视了一眼,伊万的整颗心都被攥紧,这种压迫感逐渐蔓延到全身。伊万很努力地把小猫拉开,但小猫却用爪子抠住木制地板上的一处凹陷,很随意地把身子拉到平常的几倍,任凭伊万怎么哄劝。
当时伊万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生气,又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总而言之,伊万当时大脑几乎停止了工作,稀里糊涂地把小猫带到了外边,并把厨房门关的严严实实。
这是伊万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后对方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最近有没有见着我大哥?”
来电人是王耀的妹妹。
“没有。”伊万说,刻意不去在意自己内心那种奇怪的感觉,“我和他已经分手了。”他提出的。
对方想是愣住了,不清不楚说了一句什么后便挂断了电话。伊万也懒得打回去,我现在有小猫呢,他这么想着。突然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僵在原地,一股寒意蜿蜒地爬上来。
这种一闪而过的不适感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伊万把头微微扭过来看见小猫站在光与暗的交界处直直地看着他,心脏猛然一颤——他在哪里也看见过这种眼神
这怨毒的……
于是伊万立刻明白了自己与猫之间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了。尽管伊万还是每天下班后给猫买食物,(不同口味的猫罐头,不知道猫接受什么口味,反正伊万都不能接受,从猫有一次拨倒食盆里的猫粮从此拒绝一切猫粮后就不可以)。但是猫学会摆脸色或者是阴晴不定而伊万摸猫也没有过去那么勤快了,这就是一个标志。
小猫或许是想要离开了……伊万的大脑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便抑制不住地继续想了下去:小猫出生在野外生长在野外,它所熟悉的一切都是在野外,而我不过把小猫带回来一个月……想着想着竟然有些释然。
可伊万很快就控制住了这个想法,他看着办公室外的滂沱大雨,不行,小猫如果离开的话,会淋雨的,这么脆弱的小猫在大雨里会化掉的吧。
伊万是爱小猫的。
于是伊万起身,拿伞,推开办公室的门。
猫还在家里。
对于接下来的日子,伊万认为只要与猫保持正常的饲主与被饲养的关系就够了,当然这是伊万的希望而已。因此当伊万发现猫在沙发旁边用爪子拨弄什么东西而不愿意让他发现,甚至用皮毛擦干净了地板时,伊万又感觉到隐隐的不安。
于是在晚上他发现猫开过冰箱之后,他决定搬家了。
不论有多么不舍得,无论有多么不想丢掉。
搬家前一天晚上,猫从伊万家里消失掉了。再一次站在大开的窗户前,伊万突然有些后悔,他觉得或许是自己故意开窗让小猫跑掉的,而且小猫或许正因为是爱着自己才会做出这些举动。小猫知道即使是自己把窗帘拽下来伊万也会轻易地原谅自己,而小猫是如此能洞察自己的内心,才会次次命中靶心,做出这些行为。
毕竟伊万是多么爱小猫,和他的眼睛。
搬家一个月后,房东告诉伊万原来的房子里在半夜里会有小型动物用爪子挠墙和地板的声音,问他是不是把什么动物落在了房子里。
小猫回来了?
伊万决定去看一看。
他到来时正是一个有雨的傍晚,天色近黑。
用钥匙开门后,伊万没有开灯。沉入黑暗许久后,伊万听到雨声大了起来,就好像是有天伊万撑着伞走在雨幕中,看到了小猫,看到……
他听见有脚步声,不是小猫的。
但他转过身后,却看到猫用它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伊万的心颤抖起来,早在两个多月前,伊万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猫……?小猫……?”伊万呼唤着,自己为什么没有给它起名字呢?伊万又想起了那一次口误。
他吞下了一口口水,“……小耀。”
fin.

如果看完后对小猫有了心理阴影,那我先给您道个歉蛤,顺便一句这就是我的目的了……以及有什么不好或者bug请给我指出,不要留情谢谢√

评论(2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