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虬

【下拉】
主混欧美圈,aph
超级大杂食,只雷盾冬,冬盾也是。
古典音乐爱好者,物理狂魔
不正经咸鱼文手一条。
熟了叫咱白老板。不要叫球球←_←

黎明前(极东组)

*非国设,抗战时期*

王耀在听见有脚步声在他身后由远及近时便握住了枪,只剩一颗子弹的枪。他转身对准来人的额头只要他愿意此刻就可以杀死对方。
来人穿着鬼子的军服,凭着霞光王耀判断来人的军衔不低,这让王耀警觉起来,来人是否不只他一个?跟从的人多吗?那么这让王耀,一个与队伍走散只剩一颗子弹的士兵如何应对?但来人却对王耀说着什么,王耀听不见,他继续用枪指着对方的脑袋,没道理射偏……对方见王耀没有反应,便提高了声音,向前一步。王耀作势想要开枪,对方却举起了双手。
他听见对方叫他,耀君。
王耀曾经在日/本留学过,现在少有人知道了。他回国后就投入了抗日救亡运动,加入了军队。至此已经约十年。
会用这么别扭的中文称呼他的,莫非……王耀细细端详起对方的脸,明白了来人的身份。尽管过去许久,但从青年脸的轮廓还是能见到那个孩子的影子。
王耀放下了枪,但没有放下警觉,他手中紧紧握着枪,说,我离开的时候你还是小孩子,菊。
本田菊笑了,我觉得你并没有变。你也走散了吗?耀君。
语气轻快地好像他们只是出来春游,和班级的队伍走散了一样。他以为一切都没有变吗?但王耀放下了枪。
本田菊是王耀在日/本时房东家里的孩子,和王耀第一次见面时,本田菊就很喜欢王耀,总是跟着他。而王耀本来就是喜欢孩子的人,自然也喜欢乖巧可爱的菊。
菊轻松地走过来,说他已经在这片林子里走了三天了,子弹已经用完了。“想必耀君也是这样吧。”他看了王耀一眼,没有面对敌人的态度。他们本该是敌人的。
“我们本不该这样见面。”年轻的日本军官说,眼睛暗了暗。
王耀本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居然就跟着菊向前走去,如同当年跟随小小的孩子走向通往神社的路,这样的氛围让王耀完全没有考虑到或许又埋伏的事,同样本田菊也没有想过王耀可能是诱饵的可能性。两个在各自队伍里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人,都很不专业地信任了对方。多年后王耀由回想起这件事,仍然觉得这很不可思异。
友好的态度一直持续着,他们忘记了对方一个是自己队伍闻风丧胆的神枪手,一个是自己恨之入骨的杀人魔头。
夜深了,风送来硝烟的味道,这是唯一让王耀记得自己是在战场而不是多年前的日/本。但奇怪的是王耀没有打破这氛围。本田菊突然开口说,“还记得烟花吗?”王耀回想了一下问是不是那次暑假里一起看的烟花,菊没应声,好久之后才说,要是耀君当初没有说自己喜欢烟花就好了。王耀沉浸在那段回忆中随口应了句啊?菊淡淡地说耀君忘记了么,那也好。
又是大段的沉默后菊开口说很晚了耀君不去休息吗?王耀答到,你不也没有休息。此时菊突然笑着说那和小时候一样吧。王耀花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菊提到的是小时候菊经常同王耀一起睡的事。王耀皱了皱眉说这哪能啊?菊的脸隐在黑夜里看不清,王耀觉得菊也是看不清自己的脸的吧。他轻轻叹了口气说快休息吧。
在与队伍走散后王耀就没有这样放松过,耳边草虫的鸣叫声让他几乎入眠时,他听见菊在轻轻唱歌,唱的是王耀以前唱给菊的歌谣。王耀不自觉地跟着哼唱起这首最初由自己母亲哄自己入睡的歌谣。菊突然停止了唱歌声,王耀感觉到尴尬便也噤了声。过了一会,菊问耀君怎么了?王耀说想妈妈了,菊呢?菊说,我也想妈妈了。
菊想着当画家的父亲因为没有画主流的爱国宣传画,以及接待过许多中/国留学生,而被判为反爱国份子。那天家里都是画布燃烧后的气味,菊听见那些爱国主义艺术家说劣质画的味道闻起来就是糟糕,菊记得过去也是他们围绕在父亲身边恭敬地称呼父亲为老师。父亲被关进监狱后不久就去世了,之后母亲就变得神神叨叨,一会说父亲要开画展了,一会说父亲得了奖。
在菊动身来中/国的前一天,母亲失踪了,菊的护身符也不是出自母亲之手,而是邻家做剩下材料便顺便帮菊做了一个。讽刺的是,邻家的孩子不久就被子弹夺去了生命,而菊却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菊听见王耀问他家里人怎么样?菊说大家都好,顿了顿,他说耀君再唱一次那歌吧。
王耀其实不乐意听到这回答,他家兄妹四个,各自分散,妹妹甚至是被人强行带走的。
但这与菊无关,又与菊有关,王耀不能够去怪菊一个。
天要亮了吗耀君?菊这么问。
快了吧。王耀说。
菊笑了笑,和小时候太像了,就好像是偷来的时光一样。
这时两个人都听见了由远及近的行军声,是菊的队伍。就像魔法用完了,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东西断了,王耀的手摸向枪而本田菊本能地向他的队伍跑过去。
王耀看着菊的背影,并没有开枪,他想再见了菊。
再见了我的孩子,我们还能再见的话那么来年我们再一起去看烟花吧。
好啊,到时候我亲手做烟花给你!
再见了菊。
再见了……
王耀扣动了扳机,这么近的距离他没有理由不击中目标,他没有理由不开枪。
枪声响起,王耀借着拂晓的掩护甚至在菊倒下之前就藏入了树丛,他回头看了一眼菊染着鲜血的背影,看到他的队伍飞快地跑过来,知道自己必须离开。
王耀回头时已泪流满面。
越过这片冒着青烟的焦土,黎明准时到来。
天亮了吗耀君?王耀听见菊这么问,王耀无法回答。
Fin.

天亮了小菊,天亮了耀君,天亮了各位!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