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虬

【下拉】
主混欧美圈,aph
超级大杂食,只雷盾冬,冬盾也是。
古典音乐爱好者,物理狂魔
不正经咸鱼文手一条。
熟了叫咱白老板。不要叫球球←_←

2018元旦贺文

*非国设,作者是个神经病*
*还是那句他们属于彼此,糖属于你们,ooc(和你们的小爱心)属于我~☆*
在第三十九次相亲失败后,王耀待在家里慢慢发霉,一脸怨妇样终于惹恼了他老妈,被提出家门散心。
“小伙子把腰挺起来!”他妈这么和他说。
王耀是听话的孩子,但现在他想挺也挺不起来了。
每一个狗血的故事都有一个貌似正常,实则神经病的开端。
王耀到处闲逛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在他背后说:“姑娘,等一等。”和我没关系啊!然后那个声音又起:“姑娘,别走啊!哎别看了,那个扎马尾的,说的就是你。”你才姑娘,你们全家都姑娘!喵了个咪的,今天要不把你脸挠花我就把“王”倒过来写!
或许是感受到了王耀身上的怨念,那个叫他的人立刻开始自我介绍:“姑娘,我是街口算命的柯半仙,你身后有个东西跟着你很久了!”王耀立刻懵了,见王耀这个反应,柯半仙马上继续说下去:“你是不是谈恋爱一直谈不顺?”点头。“那是因为你身后有个年轻男人他一直想和你结婚……哎姑娘你把锅放下有话好好说!……”
十五分钟后脸上挂彩的亚瑟柯克兰神色复杂地看着王耀:“你竟然是男的。”“有问题?”王耀气哼哼地说。“那么你身后那男人的事情就很难办了。”“还装?!”“你爱信不信!”
最后亚瑟还是留了联系方式要他有事就来找自己。
王耀回家后细细思考这件事,发现自己越来越相信有个男人在自己身后。“不可能不可能,要真的有也是一个好看的小姐姐,老子是直男啊直男!”此处为抓狂的老王。“睡觉睡觉。睡觉是一件美好的事,不论多大的事睡一觉就都过去了……”王耀自我安慰道。
可你如果有心事的话不论白天晚上都噩梦缠身。
王耀第二天顶着俩黑眼圈起床后立刻决定要结束这一切,不然太掉价了!正当他决定要打电话给亚瑟时,他妈说:“你准备一下,我们去看你爷爷奶奶。”
……
于是王耀只是和亚瑟约了个时间解决这件事。
王家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很热情,只是取决于表现在外还是内。王家爷爷奶奶都是前者,并且喜欢死叙旧这项活动了。王耀心不在焉地听着,但心思早就飞到九重天外去了。“……哈哈,是不是啊,小耀?”爷爷突然问。
“啊?是!”
大家突然都不说话了。
“难道不是?”假装自己在听的样子。
“臭小子你怎么老不听人讲话?”
奶奶捂嘴笑起来:“小耀小时候就经常这样,每次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像中邪了一样自己跟自己傻乐,害得我们担心死了……后来突然就不这样了,一晃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被奶奶这么一说,桌边的长辈都纷纷感叹起时间易逝,只有王耀猛然觉得自己找到了重点。他找了个借口提前回房间打电话给亚瑟。“喂,眉毛啊(“你他娘的喊谁眉毛!”),我说,你昨天看到的男人不会正好是一个壮得跟熊一样,银色头发紫色眼睛围着围巾还老是冲人咪咪笑的男人吧?”“……你看见他了?”“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王耀挂了电话就躲到墙角抠地板画圈圈撕扯小手绢,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子我一定要嫁了!这家伙居然是真的我还以为我小时候怎么脑洞那么清奇……我就说这人怎么那么逼真我还跟人抱怨过自己小时候怎么想出这么一出变态的故事来我会被弄死的吧……
这时王耀手机响了,亚瑟在那头大吼:“把你家熊领走啊!我好不容易画一个魔法阵结果召唤出这个男人!我要求精神赔偿费……”亚瑟的声音突然停住了,然后一个王耀熟悉得不得了的声音响起来:“小耀不要乱走,我马上就过来找你了!”
老人都说小孩子在的眼睛能看见一些东西,王耀刚好是其中一个。但其实世界上这些东西并不多,因此王耀在长到再也看不见这些东西之前,他只看见一个。
伊万在遇见王耀之前孤独了很久。作为一个拥有强大的执念而被保存在世界上的印记,本身就是源于悲剧。直到一双手伸到他面前:“大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陪我玩吧!”
“同志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我们一起冲出去吧!”
他抬头看见孩子用一双琥珀金的眼睛看着他,就如同那个被硝烟填满的午后。
于是时钟上的指针再次开始转动,胸膛里的心脏再次开始跳动。
当孩子问他那个人究竟答应了他什么时,他第一次用一种冰冷的液体回应。孩子有些慌了,说,我也答应你嘛!他笑了,说,好,我会等的。孩子有些奇怪地问现在不可以吗?他摇摇头说,你再长大一些,还有,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了。他向孩子伸出小指,正如多年以前。孩子犹豫了一下,回伸出自己的小指。
当孩子看不见自己时,伊万微笑着,轻轻地说,没关系,我会等,反正我都再一次见到你了。
反正,来日方长。
我不怕等。
fin.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