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虬

【下拉】
主混欧美圈,aph
超级大杂食,只雷盾冬,冬盾也是。
古典音乐爱好者,物理狂魔
不正经咸鱼文手一条。
熟了叫咱白老板。不要叫球球←_←

一起来看世界杯[1](盾铁)

*沙雕脑洞

*发晚了,本来是德国输给墨西哥那天开始写的,现在都赢瑞典了……

“……那么我就押德国队……”托尼心不在焉地说完,却发现大家都在盯着他看。“怎么了?我觉得德国队很有可能夺冠啊。”托尼被他们看得心里发毛,补充说。                          

“哦,铁罐,这可真是……”克林特说到一半,手臂被娜塔莎打了一下,“嗷!娜塔你做什么?”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娜塔莎的一个笑容憋了回去。
坐在一边的老好人队长,此时却黑着脸色,“我不是很喜欢德国队……”“什么?德国队多棒啊!阿根廷队已经老了。”托尼感到不可思议,但随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地说,“队长,你可不能这样对他们抱有偏见。”

“别说了。”史蒂夫说,“五百刀押阿根廷。”                                              

“那么我一千刀押德国。”托尼笑嘻嘻地说道。
克林特突然发出一声怪笑,遭到了众人的白眼,他丝毫不在意地说:“我押五十刀,跟铁罐的。”
山姆摇摇头,“阿根廷,我押五十刀,这可是个原则问题。”他说。
“我听队长的。”索尔说。
“哦,嘿,索尔,”托尼不满地说,“你不能带着感情偏见赌球,你甚至连越位是什么都不知道。”
“伪球迷。”克林特补充说。
娜塔莎说:“得了吧你们,每一次世界杯里会冒出来多少伪球迷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托尼耸耸肩,转向班纳,问道:“布鲁斯你准备押哪个?”
班纳叹了口气:“我就是娜塔莎说的那茬冒出来的伪球迷,我甚至连越位是什么都不知道。”
克林特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越位是什么。”
 一边的娜塔莎笑了一下:“我打算看看再说。”
"对。”克林特说,“娜塔不喜欢赢面太小的赌局。”
山姆翻了个白眼:“阿根廷和德国赔率都是一赔六,而且从正义的角度上来 说,怎么看都是我们赢面大。”
"‘足球反着赌,别墅靠大海’你知不知道?”托尼说,“虽然我已经有靠大海的别墅了,但这种东西还是多多益善,对吧。”
“咳咳,炫富请自重。”山姆说。
“总之想押的都押过了是吧?”托尼问,然后他转过头对史蒂夫说,“队长,不押德国你一定会后悔的!”
史蒂夫皱着眉头没理他。

  
克林特正在电视前看决赛之前的特别节目,这时贾维斯对他说:“巴顿先生,Sir让你们去弧式喷射机那里集中。”
“什么?又有任务了?”克林特自言自语道,“希望能够在决赛前回来。”
“别乱想了,肥啾。”托尼对他神秘一笑,“我们去巴西。”
“啥?巴西哪儿……哦!天哪铁罐,你不要告诉我我们是要去……”
“是的,里约热内卢欢迎你。”山姆笑嘻嘻地说。
克林特捂着心脏,说:“哦,我的老天啊!铁罐我爱死你了。说实话下回我能不能去现场看NBA?我想要杜兰特的签名。”
“行了吧你。”山姆无奈地说
“各位都准备好了吗?”托尼问。
“哦不!我还没有准备好!我想我可能会在中途心脏病发作而死……”克林特说,“现场看世界杯,啧啧啧啧,有土豪朋友真好。”
“得了吧,肥啾,别drama queen了。”托尼翻了个白眼,环顾了一下他的伙伴们,他的家人。
克林特还在大惊小怪地和山姆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山姆偶尔回应他一下,嘴角抑制不住的微笑暴露了他很兴奋的事实。娜塔莎脸上保持着她惯有的微笑,班纳坐在她旁边,他现在已经很习惯和大家待在一起了。索尔傻乐着,他的脸上涂着阿根廷的国旗,手上还捏着一面阿根廷的小国旗,托尼感叹了一句这位伪球迷可真是拼,然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史蒂夫的身上。
阳光穿过弧式喷射机的窗户洒落在美国队长身上,他没有穿那身标志性的红蓝制服,而是选择了有一点老气的休闲装。他的金发旁边围绕着一圈淡淡的光辉,眼睛碧蓝,温柔的唇抿成一条线,整个人都仿若神祗,金色的身影刺留在托尼的瞳孔上,有一种不协调的美感。让托尼的心中浮起一种微微的酥麻感,舒服得托尼想深吸一口周围的空气,闻闻它是不是都是史蒂夫的味道。
永恒与一瞬。
史蒂夫注意到托尼正在看着自己,于是冲对方微微一笑。

托尼倒抽了一口凉气,天啊,看看他!
他感到一阵炫目。
哦不,老兄。托尼轻轻甩了一下脑袋,他咬了一下嘴唇,试图冷静下来。今晚我们可是敌人。
他冲那个阿根廷队的“球迷”瞪了一眼,然后拍拍手,说道:“准备出发!”并且没有再看假装晕倒的克林特一眼。
  
  
到达里约热内卢时,众人感觉自己被卷入了五彩缤纷的海洋,巴西七月清冷的空气彻底被来自世界各地球迷的热情冲散,人群里涌动的都是对决赛狂热的期待与无与伦比的热爱。
“南美式热情!”克林特兴奋地吹了一声口哨,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他说:“多伟大啊,只是这样一颗小球却牵动了整个地球,一个超级大球的全部目光!”
“得了吧,还‘伟大’,说真的克林特,你作为一个伪球迷这样说完全不害臊?”山姆笑着对克林特打趣道。
克林特撇撇嘴,不屑地说:“我为了决赛可是做足了功课,现在的我可是知道越位意思的男人!”

“那你可真不错。”山姆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
“中庭真棒!”索尔被身边球迷们的热情所感染,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或许这是他自纽约之战以来最开心的一次。他混在一群阿根廷球迷当中,享受着这四年才有一次的狂欢。

甚至连娜塔莎和班纳也被卷入了兴奋的人群中。     

“这还没开始踢他们就已经决定要庆祝了吗?”托尼无奈地说道。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胡子下,是一片柔和笑意。

“真棒,不是么?”有人在托尼耳边轻轻地说,“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橄榄球赛……人们也是这样地沉浸在快乐当中。”

“哦?队长?”托尼惊讶地发现史蒂夫居然还在自己身边,“你怎么没有跟你的球迷朋友们待在一起?”
 史蒂夫笑了起来,“就像你说的,我并非一个球迷,我甚至连克林特也不如。而我把钱押在阿根廷身上仅仅是因为我不喜欢德国。或许……”史蒂夫注视着托尼焦糖色的眼睛,说道,“或许,我还是太沉湎于过往了。”
“那么今天就是你面对当下的机会,队长!你要相信,现在的德国队可是令人无比敬佩的!今天赢的肯定是他们!”托尼自信满满地说,像是自言自语,但明明是对史蒂夫说的。
史蒂夫笑了笑,说道:“我每一次都尊重自己的敌人。”
“敌人?!哇哦队长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托尼略带责难地对史蒂夫说,但他焦糖色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流转的笑意。

 史蒂夫看着托尼,他觉得此刻的托尼是他过去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托尼。他很想摸一摸托尼那一头现在仿佛是融化了的柔软的棕发。这一刻的托尼,让他心头涌动着汹涌的感情,鼻腔里填满了陈旧的令人回忆的气味,就好像是阳光倾洒在有年头的木质家具散发出来的味道。史蒂夫鼻头酸涩着也回忆着。
 世界杯真奇妙不是么?史蒂夫想着,笑了。它把世界各地拥有同一种激情与梦想的人们都联系在一起。在这颗蔚蓝的星球表面,点点星光沿着心跳加速的轨迹在大地上汇成一点,那一点,就是世界杯。
它是加快分泌的肾上腺素,是进球后高高抛起的还没喝完的啤酒罐(完了啤酒撒在自己和朋友身上),是看见自己支持的球队胜利后带着泪水的嘶吼,是看见心爱球队落败后失落背影的泪如雨下。
是我,是他, 是此刻正在看着球员们挥汗如雨的你。 
不论是老球迷,还是新球迷,又甚至是伪球迷,世界杯总是能把热情带每一个人。
球员们,无论是巨星,或者是刚刚涌现的新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全部,放进了这个全球顶级赛事的赛场上,哪怕是坐在替补席上的他。我们默契无比,只要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接下来的打算;我们无所畏惧,即使是面对最最强大的敌人;我们痛哭过以后,还要在面对接下来的比赛;我们信任任何一个队员,哪怕他的射门有多么不可能得分。
因为足球,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我们总是要面对这样的战场孰胜孰负,正如薛定谔的猫箱一样,在打开之前没有人知道结局。
这就是世界杯的魅力。
来吧哥们,万众欢呼中,我们的比赛开场了!  
 


评论(10)

热度(29)